浥轻尘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还没想好(就不加tag了)有缘人见

*脑洞勿上升

 

 

 

 

*是往昔了

 

  

  

  

*“模特”少爷凯×追梦画师千

  

  

  

  

 

*我肥来了

 

  

  

  

 

  

*半夜手机码字先发一点点~

  

=========I    am     分割线=========















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

  

  

  

      易烊千玺讨厌下雨,因为画纸会湿,自己的小画室会潮,这对那些画作非常不好。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太阳了,画室里泛着霉味让易烊千玺十分焦躁。

  

   

   

      易烊千玺的家庭一般,但从小就酷爱画画。家境一般他就自己兼职租了一件小房子做自己的私人画室,画室虽小但他却心满意足。总有一天自己会有一个大的不得了的画室,就算下雨屋子里也不会潮湿。画纸也不会发霉。

   

   

   

      最近又要准备毕业用的作品了,易烊千玺缺一个模特,一个外貌出色的模特。他不像别人一样可以花钱请模特,但同年级的同学们都要忙着自己的毕业论文和设计等。低年级的易烊千玺也不认识几个,这让他十分苦恼。

  

   

   

     撑着伞回到自己的小画室,看着自己的余额存款,刚交完房租也所剩无几,希望这次参加比赛获奖的那副作品能尽快被欣赏它的人买走,这样或许可以花钱请一个模特回来。

  

    

    

      雨,终于停了。未来一个星期都是有太阳的好天气呢。易烊千玺把自己的画搬出来晒晒太阳,自己也晒晒太阳,沐浴这久违的温暖。

    

    

    

     “千玺,你的画被买走了,买家出了三万买走了你的那副‘灾’。”“教授你说真的么!我以为也就几千块,没想到会这么多。”“加油啊,以后会有更多机会的,钱已经打到你的卡上了,你注意查收一下。”易烊千玺和教授谈了会儿便挂断了电话,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会是谁买走了这副画呢。

   

   

   

      易烊千玺有了资金,在告示栏贴起了小告示,给自己找一位符合心意的模特。

   

   

   

     “喂,你好。我叫王俊凯,我是看了你的告示,想要了解一下这个画画模特的事情。”“真的么?那麻烦你现在到众创家园四楼434号可以吗?我在这里等你。”“好,麻烦你了”

   

   

    

   

   

   


=========I    am     分割线=========

   

   

   

    

   

【有缘人大概看得见吧,没想好题目+没写完+深夜手机慢打=不加tag+可能会删。先溜为敬,可以猜猜剧情,我觉得我渣文笔应该挺好猜的🤔但我可能会改。毕竟没写完啥也说不准😏(写完了我想改也是能改的鸭👀)】



医生×病人

画家×模特

真好

emmm……有人玩过这个嘛
有什么好玩的标签提供嘛

恶作剧之吻【Kiss8】

*脑洞勿上升


*入江直树Alpha千×相原琴子Omega凯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改编恶作剧之吻


==========分割线===========

  

  

“常安,你最近都好像睡眠不足唉。”隋玉看着不时打着哈欠的夏常安关切的问道。

 

  “嗯,每天都在复习。”夏常安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又打了一个哈欠。

 

  “是真的吗?常安”天宇文看着熊猫一样的下常安,“你自从寄住在别人家后就变得怪怪的,我可以感受的出来,你在那里一定被人欺负了。怕我们担心,所以才说是在读书,对不对?”说着说着,天宇文开始幻想夏常安在寄住的家里被呼来喝去,一会儿被这个叫去擦地,一会儿又被那个叫去煮饭的可怕场景……顿觉心疼无比,转身想抓住夏常安的手,却发现夏常安已经无影无踪了。

 

  “常安呢?”

 

  “他说他去图书馆了。”丁玮、隋玉互望后一起摇了摇头,指了指教室门口。

 

  之后的一周,谌家二楼每晚都会上演相同的戏码,传来谌浩轩咆哮般的怒吼。

 

  “翻译下这段。”

 

  “这个……这个”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是这样,这样……”

 

  “不对!你到底懂不懂It  seems   that的意思?再翻译一次。”

 

  “哦!”

 

  当夏常安再次拿着翻译好的英文准备拿给谌浩轩检查时,确发现谌浩轩已经趴在旁边睡着了。夏常安歉疚的看着谌浩轩一脸的倦容,心想:这个礼拜,谌浩轩几乎每晚都在陪自己熬夜,自己的要求现在看来也好像太过分了。这样看睡着的他,也只是个普通的帅哥……那个我迷恋过的谌浩轩而已……看着看着,夏常安的眼皮沉重的不断打架,最后趴在谌浩轩对面睡着了。

 

  “我送宵夜来喽。哇,不得了!我的照相机,我要去拿照相机。”送宵夜的谌妈妈到门口看见趴在同一张桌子上睡着的两人,激动的一时间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飞快的冲回自己房间去拿照相机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就这样一周艰辛与悲惨的补习生涯结束了,考试的时刻终于来临。

 

  “常安要出门了哦,这是给你的护身符,保佑你这次考试顺顺利利。记住哦,不到放榜不要拆开哦,要不然就不灵喽!”谌妈妈拉着正在换鞋的夏常安,神秘的将一个香囊塞到书包里,仔细交代着。

 

  “真受不了,又不是联考。”同样准备出门的谌浩轩看到居然紧张到送护身符的老妈,觉得真是不可理喻。

 

  到达学校后,夏常安跟在谌浩轩身后,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声谢谢,可是谌浩轩警告过他不要在学校和他说话,挣扎着眼看谌浩轩就要进A班教室了,就在插身的那一霎那,夏常安豁出去了,两眼一闭“谢谢你。”没想耳边居然传来谌浩轩鼓励的声音:“加油!”

 

  受到谌浩轩鼓励的夏常安,有如神助。补习练习过的习题以及勾画的重点几乎在各科考题中都出现了,夏常安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下笔如有神”……

 

  一连三天的考试终于结束了,放榜的日子终于在煎熬中来到。

 

  拜托,千万一定要是他!一路狂奔到公布栏前“百名榜”榜单榜首位置的夏常安,紧闭双眼,用力喘了几口气,之前为了帮他补习,平常完全不熬夜的谌浩轩,几乎每天都陪他念书念到凌晨三、四点才去睡。他实在很担心自己会连累他没考好!努力做好心理准备之后,睁眼看向第一名的姓名。“啊!!是谌浩轩,第一名还是谌浩轩!”看到谌浩轩仍是以满分名列第一,夏常安多日来忐忑不安的心情总算是定了下来,兴奋的跳了起来。

 

  “谌浩轩又是满分啊!”

 

  “我看他会是我们学校第一个以满分毕业的学生吧!”

 

  “天才果然就是天才啊!”

 

  夏常安听着周围看榜同学的议论,开心跟自己是第一名似的。

 

  而同时,在通往公告栏的便道上,谌浩轩正快步走来。“谌浩轩,等等我,你不是从来不看榜单的吗?走那么急干嘛,反正第一名一定是你啊。”A班第二名的林一凡边追边说。

 

  “谌浩轩,这边是尾巴,你应该去最前面看才对啊!”当林一凡气喘吁吁的赶到榜单前,发现谌浩轩居然站在榜尾。

 

  第100名夏常安597分——映入眼帘,谌浩轩不由自主的唇角微微上翘的跟林一凡说道:“走吧,回教室。”“可是你连自己的还没有看啊?”林一凡觉得今天的谌浩轩反常的简直过分。不管谌浩轩愿不愿意,拉着他去榜首位置看了起来。

 

  夏常安正要让路给看榜单的其他同学,不料却不小心绊到从他身后经过的谌浩轩。

 

  谌浩轩反应极快地一把扶住夏常安,对于他永远不按牌理出牌的现身方式已经十分习惯。

 

  “恭喜你得第一名,还是一样满分啊!”夏常安先是一愣,待看清扶住自己的人是谌浩轩,随即笑的像花一样灿烂。

 

  “彼此彼此!我看这是你这辈子第一次这么用功吧,奇迹居然出现了!”谌浩轩浓眉微扬,看到夏常安一脸不解地望着自己,提示道,“你还没看到吗?”

 

  夏常安这时才会意过来,连忙冲到榜尾,不敢相信地瞪着榜单上自己的名字三秒钟后,突然兴奋地跳了起来。“谌浩轩,1……100名,我是第一百名啊!”

 

  “哇,F班的人居然也上榜了。”

 

  “100名居然是F班的那个夏常安!”

 

    简直就是F班的谌浩轩嘛!”

 

  在公布栏前看榜的学生闻声一愣,纷纷转头看向夏常安。

 

  谌浩轩见情况不妙,转身准备离开,却还是晚了一步!

 

  “你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第一百名啊!我竟然上了‘百名榜’!”夏常安兴奋地冲到谌浩轩面前,一个劲儿地抓着他的手猛摇,连声道谢。“谢谢、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

 

  “拿来!”谌浩轩有一瞬间也因为他的开心情绪微微扬起嘴角,但他随即敛住笑意,冷冷伸出手。

 

  “什么?握手哦!”夏常安不解地望着谌浩轩摊开的大手。

 

  “答应我的东西。”

 

  “喔——”夏常安恍然大悟地从口袋抽出谌浩轩小时候被扮成小女生的照片,递给谌浩轩。“我差点忘了!”

 

  周围的同学对着两人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我说过几次了,别在学校跟我说话!”谌浩轩神情窘迫地一把抢回照片,塞进口袋里,转身就走。

 

  “哦!”夏常安用手捂住嘴,极力忍住自己道谢的冲动,但是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满心兴奋的情绪,对着谌浩轩背影大喊:“谌浩轩!谢-谢-你!谢谢!”

 

  这个家伙!谌浩轩脚步一顿,加快了脚步离去。

 

  夏常安站在长长的榜单中间,听着周围铺天盖地的惊呼,看着一头一尾的两人名字,满足的微笑着,“虽然一个在头,一个在尾,但至少我们是在同一张纸上了!”

  

    

==========分割线===========

【改日见,在沙发和茶几同一水平的地方码字,我的腰大概不是自己的了。晚安啦各位~啾咪~】


恶作剧之吻【Kiss7】

*脑洞勿上升


*入江直树Alpha千×相原琴子Omega凯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改编恶作剧之吻


==========分割线===========

  

  

      谌家,晚餐时间

 

  自从夏家父子搬来以后,谌家的餐桌上都是这样一幅充满热闹的画面,这种其乐融融是谌妈妈现在每天最期盼的时刻。

 

  “哇,嫂子做的菜真是好吃,连我这个专业厨师都自叹不如呢。”夏煦边吃边夸奖道。

 

  “是吗?好高兴哦!夏煦,你太会说话了!”谌妈妈不好意思的捂着脸,可是声音里都是掩饰不住的开心。

 

  “夏煦,你再夸她会得意忘形的哦。”

 

  “爸爸,你好讨厌哦!”谌妈妈开始撒起娇来。然后兴奋的冲夏常安说道:“常安,今晚夜宵想吃什么,尽管告诉伯母哦,我什么都可以做给你吃哦。”

 

  “妈,做两份,我今晚会在他房里。”谌浩轩边吃饭边说。

 

  “呃……??????”全家人齐齐望向谌浩轩,嘴巴都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鸵鸟蛋。

 

  “两份吗?哥哥,你也要念书噢?”谌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确定的又问了一次。

 

  “我要和哥哥一起念书。”浩宇赶紧来凑热闹。

 

  “哥哥和常安是为了要考试念书,弟弟不要凑热闹哈,乖!”谌妈妈赶紧打消浩宇这个可怕的念头。

 

  “对。”

 

  “天啊,常安,你的影响力好大哦,我家哥哥居然要开始念书了哎!”谌妈妈兴奋得仿佛中了乐透一般的手舞足蹈。

 

  “那也不看看我是被谁害的。”谌浩轩没好气的望向谌妈妈,起身。“我吃饱,上楼念书了。”

 

  “哥,我也要一起念书。”浩宇不死心的看着哥哥。

 

  “你不必了。”说完,盯着夏常安说:“开-始-念-书。”转身上楼去了。

 

  看着上楼去的谌浩轩,夏常安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夏常安加油!加油!!加油!!!

 

  突然和暗恋两年的谌浩轩独处,常安感觉从未有过的紧张,坐在书桌前,手足无措,面对眼前一堆的教科书,只好不停的翻书来掩饰内心的慌乱。

 

  “从哪一科开始?”谌浩轩奇怪的看着不停摆弄各科教科书的夏常安。

 

  “就数……数学好了。”

 

  “范围?”

 

  “范围?什么范围?”夏常安一脸不解的看着谌浩轩。

 

  “考试范围啊!”

 

  “和你们一样。”夏常安心虚的答道。心中大叫,天啊考试范围我居然都不知道,A班和F班应该都是相同的教材,那么范围也应该一样吧。

 

  谌浩轩看着身边一脸茫然的夏常安,顿觉头痛不已,长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认命地拿起课本勾出重点,改用最原始也是最笨的办法‘死记硬背’,一面解说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会考的重点!”

 

  “哇!你……你都是怎么念的啊?连要考试的地方都知道哦!”夏常安不敢置信地看着谌浩轩。

 

  “我听过一次,再看一次就全部记得了。”谌浩轩抽出练习薄,开始写起练习题。“我给你出些考题,你试试看。”

 

  “你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啊?”夏常安佩服地看着谌浩轩在笔记本上振笔疾书。

 

  “显然跟你不一样的东西。”谌浩轩仍是低头写着题目,头也不抬地回道。

 

  “我想也是。你好厉害,就像老师一样,说不定比老师还要厉害!”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夏常安又习惯性的开始一头热地幻想,“说不定哪一天什么诺贝尔奖得主在领奖的时候,就很感动的说:今天能得到这个奖,我最要感谢的人就是谌浩轩老师,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谌浩轩抬头望了夏常安一眼,又低下头,一面写着题目,一面说道:“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一件事?”

 

  “什么事?”

 

  “你很不切实际。”

 

  “大家都说我是没脑筋的冲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夏常安一愣,嘿嘿地笑了几声,又搔了搔头。

 

  “形容得很贴切。”

 

  夏常安嘟起嘴,为自己辩护道:“不过,很多事情如果不去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呢?就像这次考试,虽然大家都说我不可能挤进‘百名榜’,可是说不定我就真的挤上去了啊!而且啊,星座书说我们处女座这个月有贵人,绝对可以心想事成!”

 

  “那你的星座书有没有说我们射手座的人这个月犯小人?”谌浩轩斜睐夏常安一眼,把笔记本往夏常安面前一放。“写写看,如果都会写,应该就可以拿个八十分。”

 

  夏常安翻开笔记本,一看到里面的题目,头就昏了,他为难地看谌浩轩一眼,硬着头皮,拿起铅笔开始算题目。

 

  一个小时之后。

 

  “还没好吗?做到一半也没关系,我看看!”从书桌到窗台,再从窗台到沙发小憩之后,谌浩轩终于耐不住性子,一把抢过夏常安面前的练习薄。

 

  “我是不是……全错了?”夏常安望着谌浩轩发绿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

 

  谌浩轩深吸一口气,默默数到三,才稳住脾气,维持住一贯的冷静,问道:“你是怎么做的?公式呢?”

 

  “公式?什么公式?”

 

  谌浩轩惊异于那一瞬间自己的脑袋居然没有被气炸,火山终究还是爆发了:“你上课在干什么?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啊?”

 

  “显然跟你不一样的东西啊……”夏常安连忙躲到一边,低声回答。

 

  谌浩轩登时哑然,强压下怒气,在心中默数到十,然后睁眼说道:“好,我从最基本的开始教你,给我好好听着!”

 

  “是。”夏常安连忙坐直身子,态度认真地应了声。

 

  “弄不懂就不准睡觉!”

 

  “是。”

 

  夏常安正襟危坐,认真的听着谌浩轩的讲解。

 

  时针滴滴答答的走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常安再次拿起铅笔,凝神计算着习题,过了一会儿,终于抬起头,不太确定地说出答案,“答案是……X=72?”

 

  “答对了。”快要睡着的谌浩轩听到答案抬起头看着夏常安。

 

  “啊!太棒了!太棒了!我终于懂了!”夏常安不敢相信地看着谌浩轩一会儿,兴奋地抓着谌浩轩的手边摇边叫。

 

  “喂,还有九题哎!”不过才答对一题,值得开心成这样吗?谌浩轩受不了地提醒道。

 

  “可是,可是……你不觉得很棒吗?就像完成了一项艰难的任务……”

 

  咔嚓……一道白光闪过,两人惊异的一起回头,看见谌妈妈拿着相机对着两人猛拍。

 

  “真是不好意思,吵到你们了”谌妈妈像一个恶作剧的小孩被当场抓到似的不好意思的笑着。

 

  “妈,你在干嘛啊??”谌浩轩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因为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温馨了,我想拍下来做个纪念。”谌妈妈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你们两人看起来很配耶!如果你们能结婚那该有多好!”

 

  “妈!!!!!!”谌浩轩俊美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吃宵夜,吃宵夜哈……”江妈妈赶紧在儿子再次爆发出怒吼前放下精心准备的“超级无敌爱心夜宵”就瞬间消失了。

 

  “我们继续。”谌浩轩又恢复冰冷的表情

 

  “是!”

  

  

==========分割线===========

【濒临猝死边缘】

恶作剧之吻【Kiss6】

*脑洞勿上升


*入江直树Alpha千×相原琴子Omega凯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改编恶作剧之吻


==========分割线===========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夏常安一想起昨晚和谌妈妈的小秘密就觉得心情无比的好。

 

  “早上好!”夏常安热情的跟已经在吃早餐的谌浩轩打招呼

 

  “早上好。”谌浩轩头也没抬。

 

  边吃早餐边想谌浩轩小时候穿女装的照片,夏常安就忍不住偷笑,都最后已经不能自制到笑趴在餐桌上。

 

  “真是受不了!”谌家兄弟异口同声的发出鄙视。

 

  心情好,感觉一切都是那么棒,今天夏常安觉得身边的一切都那么可爱,连平时觉得枯燥的想睡觉的物理课听起来都像华尔兹一样悦耳。感觉时间也过的特别快……

 

  铃……

 

  课间铃声响起,F班的同学像放风的小鸟一般争先恐后冲出教室。

 

  “常安,我们放学后去玩吧!”天宇文一看到夏常安就觉得心情无比的畅快,嘴角不觉咧到最大。

 

  “不行,我要回家复习。”夏常安一边摇头一边整理笔记回答。

 

  “天宇文,你不要缠着常安啦。”丁玮、隋玉一副受不了的样子看着天宇文。

 

  “我找常安又不是找你们。”天宇文继续追问夏常安“对了,常安,你现在到底住在哪里啊?电话也没有。”

 

  “呃……住在爸爸的朋友家里。”夏常安心虚的回应着。

 

  “在哪?”天宇文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那个……还蛮远的!”

 

  “那在哪条街?你连我跟隋玉都没有说啊,常安,你太不够意思了吧。”丁玮也正想问这个问题。

 

  “那个……那个,我才搬去那边,也不太清楚。”夏常安开始觉得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汗不自觉的开始流了下来。

 

  “什么?你不会连街名都没有看吧?”问话的三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成半圆状态围了过来。

 

  “这……这……唉不行,这是秘密,不能说的。”下常安觉得自己就要应付不过来了,干脆来个打死不承认。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教室门口飘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夏常安同学,麻烦你出来一下。”

 

  “喂,是谌浩轩哎!”

 

  “夏常安,谌浩轩来找你!”

 

  “哇……哇”

 

  “他来找夏常安唉?”

 

  “是A班的谌浩轩耶,他居然来找夏常安?”

 

  丁玮和隋玉一人一边的摇着夏常安,兴奋的说道:“谌浩轩来找你唉,会不会是他回心转意想要跟你交往了?”

 

  天宇文一看到谌浩轩的脸就血气上涌,指着谌浩轩大声说道:“喂,你现在来找常安吗?告诉你,已经来不及了!”

 

  “少胡扯,夏同学麻烦你赶紧带着书包出来一下。”谌浩轩看都没有天宇文一眼,直瞪着夏常安。

 

  怀着忐忑的心情,夏常安抱着书包跟着谌浩轩来到学校操场旁边的小树林。

 

  “你找我做什么?还要我带书包?”夏常安怯怯的发问。

 

  “我妈把便当弄错了。”说完,谌浩轩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蓝色的便当盒。

 

  “啊……!”夏常安赶忙打开书包,拿出便当一看,果然是黑白格的便当盒。

 

  在两人20米开外,以天宇文为首的八卦5人组(天宇文、丁玮、隋玉以及两个跟班)正在监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他们好像在交换什么东西吔!”隋玉躲在丁玮身后小声的说道。

 

  “是吔,难道是在交换日记?”丁玮充分发挥想象。

 

  “不要吵啦,我什么都听不到。”天宇文三分之二的身体已经探出作为掩体的树,努力的想要听清楚两人的对话。

 

  “你来了还真是麻烦,偏偏还要跟你同一间学校。”谌浩轩接过便当盒,不耐烦的说道。

 

  “是呀,搞不好,下次有可能连制服都会穿错哦,谌同学。”夏常安强压着想爆笑的冲动。

 

  “制服怎么可能穿错,不是谁都像你那样笨。”谌浩轩觉得夏常安的想法简直可笑到了极致。

 

  夏常安被‘笨’这个字眼刺激的冲到谌浩轩面前,抬头看着他说:“那是因为你小时候常常穿裙子啊!”

 

  “你看!你小时候多可爱啊!”夏常安摇晃着手中的照片,一脸挑衅地看着谌浩轩。

 

  谌浩轩愀然变了脸色,暴怒中带丝困窘,失控大吼道:“你从哪里弄来的?”

 

  “伯母给我的!其他的也全都看过了!”夏常安贼贼一笑。

 

  我妈到底是怎么回事?谌浩轩极力控制住怒气,朝夏常安伸出手,喝道:“还给我!”

 

  “不要!”夏常安动作飞快地把照片塞进制服的口袋里,得意地斜瞅着谌浩轩。“我已经受够你的气了,没想到天才也是有把柄的!”

 

  谌浩轩被彻底激怒,怒气冲冲的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夏常安的去路,想要抢回照片。

 

  “还给我,你想利用它来威胁我吗?”

 

  “要我还给你,可以!不过……”夏常安一顿,说出交换条件。“在期中考之前的这个礼拜,你要教我功课!”

 

  “教你功课?”谌浩轩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夏常安,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对,这次考试我只要进百名榜,照片就还给你!”夏常安说出了最终目的。

 

  “我不要!”谌浩轩大声的拒绝,“就凭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说完愤然扭头,准备离开。

 

  树后的5个人也被谌浩轩的怒吼吓了一跳。

 

  “难道常安对谌浩轩又表白了?”隋玉大胆的假设。

 

  “看来还再次被拒绝了。”丁玮猜测到。

 

  “啊!!!”天宇文觉得头开始有点晕晕的……

 

  与此同时,这边夏常安与谌浩轩的战争还在激烈的进行。

 

  “那我把这张照片拷贝,公布在学校,人手一张……你也没关系啰?”

 

  谌浩轩离去的脚步一顿,猛然回过身,快步走向夏常安,俊脸迸射出杀人的怒火逼近他面前。

 

  夏常安心里有些畏惧,却还是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不动,回瞪谌浩轩。然而在他的逼视下,他却不由自主地不断心跳加速。

 

  “怎……怎样?你答不答应?”夏常安语音微颤地又问了一次。

 

  “好,我教你!不过你要知道,百名榜几乎都是A班和B班的人包办,你们F班的想上百名榜,简直要有奇迹出现!”谌浩轩瞪着夏常安半晌,终于恼怒地收回目光,扭开头。

 

  “我也知道啊!不过,你不是天才吗?难道你对自己的能力没信心?”

 

  谌浩轩冷冷扫他一眼,大吼道:“我是对你的能力没信心!”

 

  夏常安尴尬地缩了缩头。说的也是!要他考上“百名榜”,好像真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补习就从今晚开始。”说完谌浩轩从夏常安手里夺回照片,愤然离开。

 

  谌浩轩才刚一离开,躲在暗处的天宇文再也忍不住,风一般的冲到夏常安面前:“常安,谌浩轩跟你说什么?”

 

  “对啊,常安,那个天才刚才个你说什么?”

 

  “没……没有什么啊,他就是要我好好念书,准备考试啊。”夏常安没有想到突然会窜出来5个人来,赶紧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然后本能的拔腿就跑……。


  


==========分割线===========

【我可能会猝死】

恶作剧之吻【Kiss5】

*脑洞勿上升

*入江直树Alpha千×相原琴子Omega凯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改编恶作剧之吻

==========分割线===========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绝对不可原谅!!!受到早上公车色狼事件以及冷血的谌浩轩双重刺激的夏常安,从进校门到上午最后一节课快结束时,气到发疯的心情就没有平复。

 

        “好了,这次期中考试就到本书的56页为止。大家要做好准备。考试安排表在黑板前已经贴出来,大家都要记好各科的考试时间。”

 

       老师的话音刚落,台下就发出此起彼伏的各种哀怨

 

   “讨厌的期中考!”

 

     “我看我这次还是放弃好了。”

 

      “我这次要是再有3课不及格,我就死定了啦。”

 

       “干嘛,这课才刚刚上完。只要上课有认真听讲的,应该都没有问题。”老师安慰大家说道。

 

        下课后,天宇文照例赖在夏常安身旁,丁玮、隋玉则看着夏常安满满的课堂笔记,惊讶到不行。

 

      “哇!常安,你今天的笔记记得好详细。”隋玉惊呼。

 

       “怎么?常安,何必这么用功,期中考顺便应付一下就好啦。”天宇文不以为然的说道。

 

         夏常安突然从书本中抬起头,站起来,大声宣布道:“我这次一定要考赢谌浩轩!”

 

     时间在夏常安语出停顿了秒之后,教室里爆发哄堂大笑。

 

     “常安,开这种玩笑,连老天爷也会生气的。”

 

    “你这个笑话还真是超冷耶,常安!”

 

      “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他说要考赢谌浩轩,A班那个天才谌浩轩唉!”……

 

       夏常安双手撑在桌上,大声回应:“我说的是真的!!”

 

        天宇文抓着夏常安的肩膀开始不停的摇晃“常安,你醒一醒!”

 

       丁玮一只手摸着夏常安的额头,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前额上,回头对隋玉说:“好像有点烫唉,是不是最近刺激受的太多了,有点生病发烧了?”

 

     隋玉一只手在夏常安眼前晃了晃,说道“常安,谌浩轩唉,你要知道,他不仅是全校第一,还是全市第一唉,搞不好,全国第一都是他唉。”

 

        听完大家的七嘴八舌之后,先前还豪情云天的夏常安,立刻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跌回自己的座位,不过实在很不服气,越想心越不甘。

 

        “那至少我这次也要进百名榜!!”

 

     天宇文听完,瞪大了眼睛看着常安,“目前为止,我们学校的百名榜都是由A、B班的包办的,F班从来都没有上过的。”

 

        “所以啊,我要改写历史!!!”夏常安握紧拳头,目光坚定的替自己定下了这次期中考试的目标。谌浩轩,你等着瞧,我一定会挤上百名榜的。

 

      深夜11点

 

        谌家二楼左边的房间里还露着灯光,灯影下左右两大摞书本的中间,是夏常安修长的身影。虽然明知这样做的胜算几乎可以用渺茫来形容,但是可以和谌浩轩的名字在同一张纸上的愿望给了夏常安莫大的鼓励。

 

        “可是……可是,完全看不懂……啊!”夏常安无力的从课本中抬起一张痛苦万分的脸,“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着手,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哪些地方不清楚,好—痛—苦啊!!”绝望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和谌浩轩相邻的墙面。心想那家伙现在应该很轻松地在复习功课吧?!

 

     “常安?”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夏常安连忙振作起精神,上前应门,门外是特地做了宵夜来给他的谌妈妈。

 

       “常安,你还好吧!我看你房里还亮着灯,就做了宵夜过来!吃点东西再念书,比较有精神!”

 

    “谢谢伯母!”夏常安受宠若惊地接过宵夜,和谌妈妈在床边坐下。

 

        “啊——总算有当妈妈的感觉了!你知道吗?像这种气氛,我向往好久了!谌浩轩从来不念书的,害我连做宵夜的机会都没有。”谌妈妈笑望着夏常安吃东西,突然感动地长叹了口气。

 

     从来不念书?可……可是,他都是全校第一!而且每一科都是满分啊!”夏常安闻言,差点被嘴里的面条噎到。

 

        “唉,厉害有什么用!一点都不可爱……”

 

        “那他现在……?”

 

     “他已经睡觉啦,哥哥从来都是晚上十点准时上床,很无趣吧!”谌妈妈耸了耸肩膀,双手一摊。

 

         夏常安顿觉信心全无,无力地垮下双肩,喃喃自语:“他果然是天才……”那一瞬间,原本高涨的斗志在一瞬间似乎全部消失了。

 

     “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去问他嘛!”谌妈妈体贴地拍拍他的肩。

 

         我也想啊!夏常安无奈地回她一笑,心中暗想。

 

        “常安,我给你看一样有趣的东西,给你充充电,等一下!”谌妈妈突然想到什么,兴冲冲地走出房间,一会儿,拿了一大本相簿回来。

 

  “就是这个!”江妈妈拉着常安在床边坐上。

 

      “咦,是本相薄,是谌浩轩的吗,伯母?”

 

      “你看了就知道啦,这本相薄我好早就想找人跟我一起分享了。”谌妈妈兴奋的打开相薄

 

        夏常安好奇地翻开相簿,只见里面全是一个打扮得很可爱的小女生的照片,年纪从一岁到五岁都有。

 

        “哇,好可爱的小女孩哦,这个小女孩是谁啊?跟谌浩轩长的还蛮像的哎……可是谌浩轩不是没有妹妹吗?”夏常安不解地自言自语道,

 

         谌妈妈凑到夏常安耳朵边,低声说:“‘她’就是谌浩轩啊!”

 

     “呃……是真的吗?……”夏常安一愣,不敢置信。

 

        “很可爱,对不对?”谌妈妈长叹了一口气,娓娓说出当年的那段往事。

 

         当年,谌妈妈一心想生个女儿,不管她将来是A还是O还是B都好,怀孕时也一直认为自己会生女儿,所以就买了一大堆女生的衣服,结果没想到却生了个儿子!可是她又舍不得把那些衣服丢掉,所以就干脆把谌浩轩当成女孩子打扮。直到有一天,谌浩轩就读的幼儿园要上游泳课,和谌浩轩一起换泳装的小女生发现谌浩轩和她们的不同,纷纷出声指责谌浩轩是人妖,幼小心灵严重受创的小小谌浩轩,从此再也不肯听谌妈妈的话穿上女装,个性也变成现在这么冷酷无情的模样。

 

         没想到冷血谌浩轩也有那么不堪的童年往事。哈哈……哈哈哈,不能笑!绝对不能笑!夏常安听完谌浩轩当年的心灵受创史,连忙捂住嘴,不好意思当着谌妈妈的面大笑出声。但是,真的好难忍住啊!

 
 
        “对了!这件事连浩宇也不知道,这就当作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吧!不然谌浩轩会生气的哦。”谌妈妈叮嘱道。

 

       “好!”常安努力咽下嘴边的笑意,点点头。

 

 

 ==========分割线===========

【不出意外,应该还有一更】

恶作剧之吻【Kiss4】

*脑洞勿上升

  

*入江直树Alpha千×相原琴子Omega凯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改编恶作剧之吻

   

==========分割线===========

    

     

       清晨,谌家餐厅

 

  常安从楼上下来坐到餐桌前,吃着谌妈妈做的丰盛的早餐,不时透过面包片看着坐在对面看报吃早餐的谌浩轩,心想“居然能和谌浩轩一起吃早餐,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哥哥,不要边吃饭边看报纸,对身体不好。”

 

  “哦!”

 

  “那个我曾经深深迷恋过的谌浩轩,在我面前吃着三明治,喝着牛奶,实在……实在有点……。”幸福的红晕慢慢爬上常安的脸。

 

  “常安,昨晚睡得好吗?”谌铭对常安关心的问道。

 

  “啊……好,很好。”沉浸在幸福想象中的夏常安被谌铭的问话一语惊醒。

 

  “夏煦呢?”谌铭抬头望向谌妈妈

 

  “他晚上关店回来好晚,所以早上我想让他多睡会,没有叫他。”

 

  “我吃饱了,去上学了。”谌浩轩起身向玄关走去。

 

  看着换鞋的谌浩轩,谌妈妈拉起正在喝牛奶的常安,说道:“常安,你和浩轩一起去上学。”

 

  “啊!!”常安差点被牛奶呛到。

 

  “你们不是在同一间学校吗?”

 

  “咳……咳咳咳,是啊,伯母。”

 

  “哥哥,等一下,常安刚搬来还不熟悉去学校的路,今天上学你就带他一起走哦。”

 

  “哥,等我一下,我要和你一起上学。”浩宇看到谌浩轩要走出大门,扔下手中的面包就去拿书包。

 

  不料被眼疾手快的谌妈妈一把从背后抓住书包被带往回拽,边拉边说“浩宇,你还有时间,来,多吃一点。”

 

  “我要跟哥一起去!”浩宇奋起顽抗。

 

  “哥哥今天要为常安哥哥带路,你就不要凑热闹了哈。”谌妈妈誓死不松手

 

  关上的大门还能听见,两母子的对抗仍在继续……

 

  跟着出门的常安,一路低着头,都不敢抬头看前面的谌浩轩。哎,气氛还真是糟糕,早知道这样他就不拿信给他了。

 

  “喂。”谌浩轩突然停下脚步。

 

  “什么事?”想着心事的常安一个没留神整个人直接撞上他的背,痛得他猛揉鼻子。然后4根放大的修长手指赫然出现在常安眼前。

 

  “四个重点。

 

  第一,不要再打到我或是撞到我,我的身体是肉和骨骼组成的,不是水泥灌的,你最好跟我保持距离,以策安全。”谌浩轩微拧眉头,回头不耐烦的开口道。

 

  “第二,上学的路,我只带你走一遍。不管你是要洒面包屑,还是要沿路丢石头做记号,随便你!不要再来问我。”

 

  “第三,你住在我家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不希望因为你的关系,又跑出什么谣言来。”

 

  “我知道了。”常安被谌浩轩强大的气势压得抬不起头,边捂着鼻子往后退。

 

  “第四,在学校,绝对不要和…我…说…话!”

 

  “我……我知道了啦。”常安气愤地回吼道。

 

  谌浩轩完全不理会常安的怒气,转过身继续往公车站的方向走去。

 

  “5号公车进站,请乘客排队上车,由于早高峰时段,车内十分拥挤,敬请谅解”车内传来电子报站系统柔美的声音,夏常安一上车就被挤到角落里,生平第一次坐这么拥挤的公交车,后面状况发生的频率简直可以用应接不暇来形容。

 

  “好痛,我的脚。”

 

  “啊!我的书包,我的书包……”

 

  “妈呀,我的头……”

 

  下一站的报站声响起时,常安才勉强找到一个立足点,拉着扶手喘着气,四处张望寻找着谌浩轩。当看到车尾悠闲看着书的谌浩轩,常安愤愤不平的想:谌浩轩看起来真悠闲,个子高真好,车里这么挤都还能有空间看书。算了,我也装作没事好了,免得又被他看笑话。

 

  “呃……”突然,常安浑身一僵,“有人摸摸……摸我的屁股,公……公车色狼!天啊!!!我到底要怎样才能躲开这只手。”常安求救的看向谌浩轩“谌浩轩,看这边,拜托,看这边啊……”

 

  谌浩轩似乎感应到了常安的求救,望向这边。常安大喜,一阵感动,连忙以嘴型呼救“谌浩轩,救我,有色狼。”,却见谌浩轩又冷冷地回过头,没理会他。

 

  常安错愕地一愣。竟然不理他?他不知道他一个Omega在这么拥挤的公交车上有危险吗?他不知道他在向他求救吗?做Omega还真是倒霉!!谌浩轩真的太可恶了,不可原谅。

 

  “谌浩轩!你、你等一下!”常安下了公车,气急败坏地追上前,朝谌浩轩大喊。

 

  “不是叫你不要跟我说话?”谌浩轩脚步一停,冷漠回望。

 

  “不行!我非说不可!你应该知道,刚刚我——遇到色狼了!”

 

  路人闻声,纷纷侧目。

 

  “可是你确没有替我解围。”

 

  “哦?是吗?”谌浩轩不以为然“公车上那么多人,我也挤不过去呀。再说,被摸一下,又不会怎样。”

 

  谌浩轩上扬嘴角,有些顽劣的说道:“再说,会不会是你自我意识过剩,自己弄错了呢?”

 

  “你……”常安顿时哑然,无言以对

 

  “从这里到学校的路你应该没有问题吧,那我就先走啦,再见”说完,谌浩轩扬长而去。

 

  夏常安怒瞪着谌浩轩远去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这个人……这个人真是冷血的像个怪物!


 

 

    

  

  

==========分割线===========

 

【非常抱歉我拖了很久才更新,因为期末和搬寝室的事情弄得非常烦躁,所以一直在拖,非常抱歉!同时也谢谢一直在的朋友们,今晚会多更几章的。谢谢大嘎包容我的豆腐渣工程】

  




我想写这个了